首座椰子观光工厂开园 市民去海南旅游又有好耍事

  家喻户晓的暴风影音制作者“暴风集团”(300431),随着其再融资方案的出台,股价跌出了3年2个月的新低,而引起了部分媒体的质疑。在这危急关头,6月7日晚,暴风集团针对市场传闻的“5000万迷你融资杯水车薪”、“营收下滑”、“暴风连续亏损两年”、“偿债缺口”等问题进行了及时澄清。市场人士认为,及时澄清能否起到稳定股价的作用还有待观察,但更重要的是公司基本面预期能否有所改观。

  第一是“5000万元再融资”问题公司表示将用于互联网视频用户服务支持系统项目,对比公司的业务规划和研发投入规模,5000万元的项目投入符合公司在研发上小步快跑,持续迭代的策略。

  第二是“营收下滑”传闻公司表示2015年上市以来,营业收入持续增长:2016年比2015年6.52亿元的营收数据增长了152.62%,为16.47亿元;2017年营收数据是19.15亿元,比2016年营收数据增加了16.25%。

  第四是“偿债缺口”问题公司表示2016、2017和2018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69%、64.86%、65.18%,处于行业的正常水平;个别媒体以公司偿债缺口9亿元解读公司的经营状况,是对投资者的重大误导。

  为什么暴风集团会及时澄清这么多传闻?这与该股近期消息面和股价表现不无关系。6月5日晚,停牌一个多星期的暴风集团连续发布了14则公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暴风拟向不超过5名的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300万股,募资金额不超过5000万元”的再融资方案。暴风集团称募集到的资金将用于互联网视频用户服务支持系统项目。

  虽然该议案尚需等到2018年6月21日召开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才能审议,但是二级市场上该股已经做出了非常负面的反映,那就是暴跌再暴跌,股价创2015年4月以来的新低。

  其实,早在2017年1月,暴风集团就策划了“拟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8.42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互联网娱乐综合平台项目、DT平台基础设施项目”的再融资方案。不过,由于日后监管部门规定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申请的再融资额度最高不能超过5000万元且不得超过公司净资产的10%,因而暴风集团只好在今年5月9日向证监会撤销了这一方案。

  绝大多数情况下,上市公司再融资的根本原因就是基本面(预期)出现了问题,暴风集团亦不例外。2015年该公司达到0.70元的每股收益后,2016年前三季度同比2015年尚可,但第四季度业绩大幅下滑,导致全年每股收益只有0.17元。而2017年全年业绩也徘徊在同比零增长附近。到了2018年一季度,暴风集团亏损了2954.17万元,每股收益-0.09元,创出了2011年以来的季度最差纪录;其净资产仅为10.43亿元,每股现金流量更是跌到了-0.0885元。

  面对这一危局,暴风集团在撤销巨额再融资方案后不到一个月迅速策划了新的再融资方案,那就是拟向不超过5名的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300万股,募资金额不超过5000万元,用于互联网视频用户服务支持系统项目。具体来看就是其公告中所说的“基于公司现有的会员服务体系,通过升级和整合,新建设会员特权、优化支付系统、升级付费片库、升级付费网络环境、个性化推荐等模块,提供完整的暴风会员产品及运营方案,建立完善的暴风会员服务体系”。

  暴风集团原名暴风科技,曾因“暴风影音”而家喻户晓,也因2015年上市后40个交易日39天触及涨停而名噪一时。但随着爱奇艺、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后来居上,暴风集团不得不尝试升级转型。2016年3月28日,暴风集团作价31亿元收购甘普科技100%的股权、稻草熊影业60%的股权、立动科技100%的股权,加码游戏和影视业务。

  该利好刺激暴风集团在“高位停牌低位复牌”的情况下意外涨停,但很快遭到大资金疯狂套现,第二天便见顶95.79元,随即踏上了漫漫熊途,到2017年7月18日最低19.42元,股价被杀掉了将近80%。此时,暴风集团又一次宣布因重大事项停牌。

  4个多月后的12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复牌公告,宣布东山精密拟以人民币4亿元认购暴风统帅新增注册资本人民467.8401万元,如东鑫濠拟以人民币4亿元认购暴风统帅新增注册资本人民币467.8401万元,合计向子公司暴风统帅增资人民币8亿元。加上11月23日获得了22826565元的政府补助,才使得暴风集团的业绩和现金流有所改观。但值得注意的是,停牌4个多月期间策划的重组方案搁浅,意味着公司的经营状况很可能支撑不起继续收购资产了。事实上,2015年至2018年一季度,暴风公司的存货余额分别为10508.91万元、52665.09万元、65879.98万元和68210.97万元其中2018年第一季度的存货余额就达到了6.82亿元,超过了2017年全年,可见其产品销量确实有些糟糕。

  因为基本面每况愈下,所以暴风集团的股价持续低迷。随着2018年6月5日公司发布了5000万元的再融资预案,横盘了大半年的股价轰然倒塌,创出了2015年4月以来的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暴风集团本轮下跌发端于2018年5月23日,而这个时间点与创业板这波下跌完全重合,意味着什么?身陷困境的暴风集团会成为第二个“乐视网”吗?

  接受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采访的银河证券南坪营业部投顾刘洪瑞指出:“暴风集团的财务数据和乐视网的相似之处就是:递延所得税资产和少数股东损益。我们可以看到,暴风集团的利润表中,所得税费用这个项目长期为负(16年,17年和18年1季度皆为负)。所得税费用是花费的钱,为负的话负负为正,就代表着它不但不交税,税务局还要倒给他钱这是不可能延续的。从暴风集团的2017年年报中可以看出,递延所得税资产的增加,主要是靠暴风集团的子公司暴风统帅可抵扣亏损增加。这就会导致所得税费用为负。简单说,我国财务规则存在漏洞,企业可以利用子公司的可抵扣亏损,在账面上创造出一笔根本没有发生的收入!这种方法,和乐视网通过乐视致新增加递延所得税资产的方法是一模一样的。”

  刘洪瑞还提醒投资者:“暴风集团及时澄清市场的一些传闻,是否能稳定股价,还很难说,毕竟决定股价涨跌的根本因素是业绩。当前暴风集团业绩是处于亏损状态,现金流也是负数,65.18%的负债率也是明显偏高的(两市负债率超过60%的上市公司只有20%),说明公司基本面还是存在问题的。需要注意的是,暴风集团是创业板的成分股,本次下跌与创业板开跌时间高度一致,投资者要警惕它对创业板市场尤其是高负债率和业绩变脸公司的负面冲击。”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