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电视生死劫:体验店关店八成 内容供应几乎断档

  在美国忙于电动汽车FF91量产的贾跃亭,委托妻子甘薇回国处理债务事宜。甘薇1月7日发布微博称,过去一周她与债务处理小组共同努力,通过以资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一是将乐视商城核心优质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网的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二是出售酷派股份,转让价款8.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元),偿债比例近60%。甘薇称,下一步会积极与招商银行寻求沟通,希望能对已冻结的资产进行相应比例的解冻,以便于来偿还更多债权人的债务。

  但是,这一部分债务在贾跃亭及乐视系百亿级的债务困局中,仅仅是冰山一角。乐视电视仍然要过“紧日子”,尤其在乐视网2017年没能完成重组和引入新投资者计划的情况下。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位乐帕合伙人处获悉,由于门店装修款未能补贴到位,加上线上售价低于线下进货价,以及负面新闻、供货不畅等原因,乐帕合伙人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

  “乐视缺货造成销量下滑,乐视对体验店的装修补贴可以延至2018年发放。我有的店是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之间开的,而乐视从2016年10月开始缺货,乐视规定一家店一年做到600~700台才可以补贴装修。如果按2015、2016年的势头,这个目标是可以达到的。但是现在几十万元装修费打水漂了。”李烨说。

  “后来乐视对线上线下渠道的取舍、线下渠道的调整,不合时宜。”黄明说,“乐视线下门店已关得七七八八。”现在仍做乐视电视经销商的有两类商家:一类是传统的家电代理商,本来做空调、冰箱等其他家电产品,现在多加一个电视品类,在不增加人员成本的情况下,乐视电视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另一类是“情怀重”的人,认为乐视可以重新创造奇迹。

  另一位在华南的乐帕合作人刘星,也即将撤出。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从2015年开始卖乐视电视,当时开了三家店,已经关了两家,“最后一家店2018年1月也会关掉”。今后剩下“网格主”(区域代理商)做乐视代理,向小型的家电零售商供货。

  “我2017年一直亏损。以前有人冲着乐视来买电视机,现在几乎没有人买了。”刘星说,他现在主要清理库存产品,乐视2018年会有新机型,但他也没打算做,“多少钱亏得起呀”。

  刘星抱怨说:“原来我是直接对乐视厂家的体验店,乐视一个城市开一家。后来乐视拼命招合伙人,又招代理商。京东、网格主都分薄了蛋糕,体验店很难做,恶性竞争。原先一家店一个月可以卖100台以上,现在销量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

  “广东省原来有100个以上的乐帕的合伙人,现在不足20个。”刘星说,广州有一个乐帕合伙人,原来有12家店,现在只剩下2家店。“很多人都在清库存,春节过后就转行。”

  对于乐视的教训,刘星认为,太过注重短期业绩。2016年为了拉升电视销量,“414”乐迷节促销的时候,用户买一台乐视电视就送七年会员费,这透支了未来。“乐视做起来,主要靠内容,2015、2016年非常火爆。但他本月也会关掉门店,因为做乐视做到心很凉”。

  据了解,经销商卖乐视电视,赚的钱并不多。另一位乐视经销商晓山说,“一台电视赚200~300元就可以了”。即使一年他在县里卖1000台电视、县里用户上京东买1000台电视也没关系,只要会员基数做大,他的乐视专卖店可以靠卖会员费赚钱。乐视的会员年费499元,专卖店每卖一个会员年费可以赚100元。“它买电视送七年半会员,乐帕就没前景了。”

  为了2015年实现300万台的销量目标,晓山说,乐视前十个月卖了近200万台,后来100万台通过给激励政策,让分销商大规模囤货。为什么后来不行了?因为乐帕支持不了。

  “那时候乐视为了冲量,网上卖的价格从来都是比线下提货价更低。”晓山说,一台网上卖2200元的乐视电视,他们的提货价是3000元,包括每台电视需要196元的押金,理由是防止经销商串货。

  “2015年11月,我一个月零售100台,下面一个镇批发20台,我的出货量可以达到400台。最重要的是,我让当地人看到乐视的招牌,很多人是来到我的店,再去网上买的,线上自然会有销量。”晓山认为,乐帕不仅是乐视的渠道商,也是乐视的活招牌。

  而现在“活招牌”在收缩,乐视电视更多倚重线日,新乐视发布了两个系列十款电视新品,更讲性价比,同时可在电视直接上京东购物。

  事实上,在2017年乐视电视最困难的时候,贾跃亭不但没有履行把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免息借给上市公司使用的承诺,抽回了所有资金;而且乐视控股关联公司还存在对上市公司75.31亿元的欠款。

  所以,贾跃亭将乐视商城的核心资产以92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乐视网,是对上市公司巨大“欠债”的“救赎”的开始。然而,“伤了元气”的乐视电视还能重振雄风吗?

  奥维副总裁董敏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乐视2017年电视销量同比下滑超过60%。对于乐视体系来说,供应链、内容建设、会员运营等多方面都不是太大问题,曾经年销500多万台的体量和软硬件运营经验均可以确保乐视在较短时间内恢复相关能力。“当前最关键的是资金的稳定投入、渠道和合作商的信任,以及普通消费者心智的品牌重塑。出货稳定之后,整个链条都可以逐渐良性。”